^
    1. <button id="lojfs"></button><button id="lojfs"><acronym id="lojfs"></acronym></button>

      <rp id="lojfs"><object id="lojfs"><input id="lojfs"></input></object></rp>
    2. <dd id="lojfs"></dd>
    3. <em id="lojfs"><acronym id="lojfs"></acronym></em>

      首頁 > 新聞中心 > 媒體報道

      澎湃新聞 | 專訪達實智能副總裁呂楓:雄安數字化城市是怎樣建成的

      瀏覽:
      本文轉自澎湃新聞,原作者“極客人物志”


      “現在的雄安是世界上最大的工地,沒有之一?!?/span>

      談到親身參與的雄安的建設和發展,達實智能副總裁、雄安達實董事長呂楓給出這樣一個評語。

      作為中國智能物聯網行業的領導者,達實智能是入駐雄安的第一家民營企業,積極參與雄安新區的綠色智慧新城建設,作為達實智能副總裁,呂楓代表達實智能在雄安駐扎了整整4年,看著雄安新城從農田里一點點長出來。

      事實上,呂楓也是親眼看著深圳從城中村中一點點長出來,他1993來到深圳,初期在華僑城集團工作,后加盟達實智能,2021年6月,我們對話的地方就是位于深圳科技南一路的達實大廈43層辦公室,呂楓腳下這塊今天叫做粵海街道的土地也是從昔日的農田里一點點長出來的。

      雄安會是第二個深圳嗎?

      對于這個問題,呂楓沉思了片刻,他起身看著窗外綿延起伏的深圳灣企業總部基地天際線,回答道,“雄安在很多人的期待中,承載著國家未來發展的重任比深圳還要大?!?/span>

      6月初的深圳,鳳凰花怒放,陽光溫暖和煦,在深圳心跳最快的粵海街道43層辦公室,呂楓講述了一個雄安春天的故事。



      eccb5ab61b05a42085b70668a27ac09.png
      圖:由雄安達實參與建設的雄安市民服務中心

      1、達實智能是第一家入駐雄安的民營企業,2017年是什么樣的機會入駐雄安?
      呂楓:我最早知道雄安是在2017年4月1日,那天我是從同學群里知道國家成立雄安新區。

      我是河北保定人,高中是在河北保定二中讀的,雄安三個縣原來都隸屬保定,2017年4月1日中央發布決定設立雄安新區,我記得那天我的高中同學群有人提到這事,說保定三個縣會成立雄安新區,安新縣、雄縣、容城縣,從這三個縣的名字里取了兩個字,取名雄安。

      當時我就和同學說,開發區在國內并不少見,南京的江北新區,重慶的兩江新區,肇慶的肇東新區,這個雄安為什么值得這么興奮呢,同學告訴我,雄安不是一般的開發區,它是繼深圳和上海浦東之后,第三個國家級的新區。

      我對雄安最早的認識就是來自同學群里的交談,這只是我個人的一個小插曲,作為一家以物聯網技術服務智慧城市建設的上市公司,達實智能有更多的信息來源和更審慎的決策機制。

      中央關于雄安新區的政策在全社會發布后,達實智能高層經過評估后認識到參與雄安新區的建設,對達實,既是機遇,也是使命。

      之后,我們就緊鑼密鼓展開了調研工作,三個月后,也就是2017年7月,我們的雄安新區發展思路就明確了,達實要在雄安新區建立達實智能的北方總部,要設立智慧城市的展示中心、解決方案研發中心和技術服務中心。

      當時我們的行動也很快,那年7月底,我們就選定了場地,把達實智能在雄安新區的展廳建起來了,8月,河北省領導來雄安新區視察,專門到訪了我們展廳,非常認可我們的做法,稱贊我們說,“貼近客戶做研發,這就是深圳科技企業的成功之道?!?/span>

      那年9月,雄安新區第一批批了48家企業,我們就成為第一批48家入駐企業之一,第一家入駐雄安新區的民營企業,第一家在雄安新區注冊的民營企業。

      3ea6ff55d575363a1e0699ac8b0fc7d.png

      圖:雄安達實智慧展廳毗鄰雄安地標建筑——容和塔

      我們入駐雄安,一方面是沖著市場機遇,另一方面也是來自企業的使命感,達實的使命,就是要實現“萬物智聯,心心相通”。

      2、2017年到現在4年,您在深圳和雄安之間往返,看到雄安發生了哪些改變?
      呂楓:4年前的雄安是縣城,安新縣、雄縣、容城縣三個縣,人口數量總共100萬多一點,以農業為主,我2017年到雄安第一眼看到的是農田,蘆葦、玉米等農作物。

      現在的雄安是全球最大的工地,沒有之一,就是最大的工地。

      最大的變化就是農田變工地,我們現在看到雄安有1600個塔吊在施工作業,從城市基礎設施到大型公共建筑,再到老百姓的住宅,都在緊鑼密鼓建設,這個變化非常大。

      還有一點感受很明顯的是,原來在雄安看到的人,說話口音基本是河北保定,車牌也是保定,現在在雄安看到全國各地的人都有,全國各地的車牌也都有,全國各地的建設者都來到了雄安。

      我看到的雄安的改變和我看到深圳的改變有很多相似之處,我1993年到深圳,那時看到的深圳到處都是農民房,我最初住在上海賓館對面福田村,那一片都是城中村,今天的深圳當然今非昔比。

      雄安也好,深圳也好,我們看到的每一步的變化都是時代車輪留下的印跡,我有幸在這樣的時代印跡里留下自己的足印。

      3、 深圳在大力發展前海地區,放眼望去全是工地,雄安的工地規??梢愿钲谇昂O啾葐??
      呂楓:雄安比前海的建設規模要大,已建成面積不見得比前海大,但是正在開工工地數量比前海多,比如說亞洲最大的高鐵站,雄安站。

      4、亞洲最大高鐵站,你們也參與建設了是嘛?
      呂楓:是的,我們也參與了雄安站的建設,這個亞洲最大的高鐵站2020年12月底建成通車。

      56de52ba1a5c565cfb7ea219fbdf513.png
      圖:亞洲最大高鐵站——雄安高鐵站實景

      雄安高鐵站是雄安新區開工建設的第一個重大基礎設施項目,工程規模之大、技術含量之高,在國內鐵路站房建設中首屈一指,作為深耕智慧交通與智慧節能領域多年的企業,達實在參建雄安高鐵站中承擔兩大重要任務:一是提供高鐵站1號能源站余熱回收系統,二是提供雄安高鐵站停車場、出入通道管控解決方案。

      達實用最前沿的物聯網技術,為雄安高鐵站助力護航,比如說,高鐵站的停車場門禁系統全部采用達實的產品,達實對車站的整體需求做了評估,針對項目通道數目多,人群復雜,停車頻繁等特點,采用AI停車平臺大數據分析功能實現精細化停車場管理,優化行車路線;啟用多種繳費方式提高車輛進出效率,減少出入口擁堵;采用視頻車位引導,提高車主尋車效率;啟用智能出租車場分流方案,優化出租車排隊等候時間;采用AI 智能人臉識別門禁出入口管理系統,保證高鐵站有序運行?!?/span>

      5、雄安站相比其他高鐵站,有什么不同?怎么做到更智能更安全?
      呂楓:第一點不同就是大,號稱亞洲最大。

      第二點,雄安站不僅是一個高鐵車站,它還是個交通樞紐,將來除了高鐵,雄安的地鐵、公交,還有市內交通都會匯聚這里。

      第三點不同,雄安站周邊還有很大一片配套商業設施。

      因為是樞紐,有配套商業,所以對智能化的管理和控制要求更嚴格,對能耗和節能要求也更高。

      我先以智能管理舉例,停車場方面,我們提供了大量停車場軟硬件的設備和系統幫助管理,管理對象很復雜,有公交車,出租車,私家車,還有車站工作人員自用車輛,在這么一個復雜的系統管理這么多車輛,車站的運營單位也很多,包括鐵路公司,也包括城市公交公司,面向那么多種類的車輛,面向那么多不同的運營單位,我們要提供一套高效穩定可靠的運營管理系統。

      這是雄安站向我們提出的挑戰,我們通過自主研發的軟硬件產品解決這個問題。

      另外節能這一塊,雄安對于節能環保的要求非常之高,高到什么程度呢?冬天用燃氣鍋爐做市政服務,燃氣鍋爐跟燃煤鍋爐相比,各種排放,不管是含氮化合物的排放,還有其他雜質的排放都已經很低了。

      但在這個基礎上,雄安還要求我們要給鍋爐做余熱回收處理,正常鍋爐燃燒以后,煙氣溫度是60度,雄安要求我們提供一套系統把60度煙氣的溫度降到30度,降下來這30度又變成市政供暖的熱水供應給周邊的建筑,然后排出煙氣的溫度只有30度。

      在北方,60度的煙氣排放形成白色的蒸汽,看著煙囪冒白煙,這不是污染,是遇熱液化的水蒸氣,如果排的是30度煙氣,就不會產生遇熱液化的水蒸氣,你就看不到白煙,也就是說它對節能環保的要求到了這么一個程度,我們以自主研發的節能控制技術為核心,提供了余熱回收系統,幫雄安很好地實現了這一點。

      6、雄安智慧城市建設從零起步一步步走到今天,雄安的智慧城市建設,達實主要做了哪些工作?
      呂楓:很多人不了解雄安真實情況,都覺得雄安發展步子有點慢了,但實際情況是過去這幾年,雄安把大量的時間用在規劃上,從城市的規劃到產業的規劃都做得很仔細,在數字化方面也做了很詳細的規劃。

      我舉個例子,雄安定義了未來的數字城市建設,提出的理念要建設數字孿生城市,就是一方面建設物理的實體城市,另外一方面要建設數字城市、智慧城市,物理和實體的城市會受環境和資源的制約,未來建成以后可以容納和服務的人口可能是400萬到500萬,數字空間所建設的城市,會提供很多服務功能,這個功能不受物理空間的限制,也不受城市邊界的限制,未來可以服務的人口,也不局限雄安這么一個地方,可以延展到全國,甚至延展到全世界。

      9f3cc969f3c077806e06d73419b61ef.png

      圖:由雄安達實打造的新區首個物聯網科技展廳

      數字孿生城市,跟實體的城市相互映射,相互對應。

      數字建設方面,規劃雄安一個中心四個平臺,一個中心是指雄安的智慧城市數據中心,四個平臺,包括城市的物聯網平臺,城市信息平臺、塊數據平臺和視頻一張網平臺,達實重點是參與物聯網平臺建設,提供物聯網的技術產品和解決方案。

      達實主要聚焦在雄安物聯網建設相關環節,包括城市的各種建筑和各種基礎設施里面的物聯網應用,比如說達實的門禁系列產品,面部識別的系列產品,停車場道閘產品,節能控制產品,也包括運用這些產品構造的整體解決方案。

      再比如說在雄安市民中心,我們就以達實提供的物聯網智能管控平臺為核心,構造了覆蓋整個雄安市民中心的智能化系統,在雄安高鐵車站,我們也是提供了出入通道管控解決方案,包括門禁產品、道閘產品和技術控制產品等。

      在雄安,我們參與了交通類建筑、政府園區建筑、商業類建筑、醫院類建筑的智能化建設和運營,我們根據建筑的具體類型來定義我們的產品和解決方案的應用領域,在這些領域,目前我們的產品都有所應用。

      7、達實團隊參與雄安建設4年了,這4年在雄安有讓您印象很深刻的故事嗎?
      呂楓:達實團隊參與了雄安第一個大型公共建筑——雄安市民中心的建設,獲了國家建筑工程的最高獎魯班獎,可以說體現了達實的技術能力,接著達實又快速參與雄安高鐵站的建設,體現了達實的自主產品研發以及自主產品的交付能力。

      達實公司在雄安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2020年初疫情最嚴重的時候,達實團隊幫助雄安新區三個縣的醫院——雄縣醫院、安新縣醫院和容城縣人民醫院完成了負壓隔離病房的搶建任務,我們是年初六開工,團隊用了12天的時間,完成了常規情況下60天才能完成的建設任務。

      當時疫情爆發的時候,雄安新區這三個縣一間負壓隔離病房都沒有,一旦出現發熱病人,能送去的最近地方就是保定市,這樣對于區域防疫非常不利,而且它還面臨著另外一個壓力,在雄安有幾十萬來自全國各地的建設人群,防疫難度很大。

      在春節之后,如果沒有負壓隔離病房,那些建設工程能不能按期復工,都很難講,所以在2020年疫情最嚴重的時候,我們主動請戰,負責負壓隔離病房建設。

      我印象最深的是2020年2月25日子夜,雄縣醫院病房的通道亮起一盞燈,刺破黑暗,帶來了光明也帶來了新生的希望,這是雄安新區第一個負壓隔離病房的燈,也是雄安新區抗擊疫情的一道曙光。

      2bf34fd484455a13187fddafefcd842.png

      圖:雄安新區負壓隔離病房移交儀式

      亮燈后,我記得當時雄縣醫院杜院長和我們說了這樣一句話,”達實用實力點燃了隔離病房的燈,達實人讓我們領略了中國精神?!拔耶敃r聽了杜院長這樣的評價,非常有感觸。

      在我們完成負壓隔離病房建設后,杜院長還和我們這樣說,“達實公司是來自深圳的科技企業,因為參與了負壓隔離病房的建設,以及在建設過程中這種表現,我們把你們當成了雄安本土企業?!?/span>

      達實在疫情中的建設,既體現我們的專業,又體現我們的擔當,現在我想到這一點都尤為光榮和自豪。

      8、現在有多少個企業在參與雄安智慧新城的建設?您可以想象或者規劃一下雄安智慧新城的未來嗎?
      呂楓:雄安給大家提供了一個展示的舞臺,同時這個舞臺上的競爭也非常激烈,雄安高起點高標準,競爭很激烈。

      目前國內主力建設公司,智慧城市建設領域的國家隊,在雄安都能看到他們的身影,智慧城市領域排在前面的企業,也都能看到他們的身影。

      這種高起點高標準,再加上國內這些排頭兵企業踴躍參與,將來的雄安,我相信不僅可以建成智慧新城,一定還會在智慧新城的建設過程中形成獨特的雄安方案,雄安方案還會擴散到全國各地,甚至擴散到世界各地,影響到其他城市的建設。

      9、您親身經歷了深圳的蓬勃發展,現在您親身經歷著雄安的蓬勃發展,雄安是第二個深圳,可以這么理解嗎?
      呂楓:北有雄安新區,南有大灣區,中國經濟進入到一個發展的新階段,南北均衡南北共同驅動共同成長的階段。

      雄安是第二個深圳,這樣的說法其實不太準確,雄安在很多人的期待中,承載著國家未來發展的重任比深圳還要大。

      10、對于雄安的昨天和今天以及深圳的昨天和今天,您個人感觸最深的是什么呢?雄安和深圳最大的區別在哪?
      呂楓:雄安是一個神奇的地方,你到了雄安以后就會相信在雄安,一切奇跡都會發生,只要你到了那里,你就會相信那塊土地,沒有不可能。

      為什么這么多人放棄北京、上海、深圳這種相對來說比較舒適的生活環境,跑到一個大工地去生活,背后的推動力就是對這種奇跡的渴望。

      這種推動力跟當初大家南下深圳還不太一樣,當初參與深圳建設的很多人是出于對自己命運改變的內心驅動,那個時候大家的物質生活都比較貧困,南下深圳都是為了找個出路,改善自己的生活。

      但是當前在雄安建設的很多人,無論是參與建設的專家團隊,還是從各地抽調的政府官員,他們在各自的領域已經很有建樹了,也都過上舒適的生活,這個時候參與到雄安建設,更大的驅動力是希望能夠成就一番事業,對事業的追求和對國家未來的期望促使他們選擇雄安。

      總結來說,就是當初來深圳創業的人,更多是為了物質生活的改善,現在去雄安打拼的人,更多的是被精神所激勵。 

      11、現在也在大力發展粵港澳大灣區,如果一個年輕人面臨選擇,你建議他是選擇粵港澳,還是選擇雄安?
      呂楓:雄安的建設是一個長周期的任務,不是短周期一蹴而就的,雖然它目前是全球最大工地,但是畢竟它完全是白紙上畫畫,和粵港澳大灣區相比,包含的城市數量,人口規模,各種基礎設施完美程度,完全不一樣,從企業掙錢的角度和個人生活的角度,還是粵港澳好,去雄安是不劃算的。

      f3f8c079ae514225edf996fb083a262.png
      圖:粵港澳大灣區

      從企業掙錢的角度和個人生活的角度,短期來看,去雄安可能不是一個聰明的選擇,但是有可能見證歷史。

      感謝雄安,給了大家聰明的工作和生活之外的另一個選擇。
      >